<code id="ii93z"></code>
    1. <center id="ii93z"></center>
        <center id="ii93z"></center>
        1. 您的位置: 首頁>橋山擷英>文學天地>正文
          一號煤礦呂懷寶散文——走一趟人間,尋四季
          發布時間:2021-06-08 16:14:47 來源: 作者: 點擊:

          浮世萬千,吾愛有四。一為春,二為夏,三為秋,四為冬。春有她的溫柔,朝氣,旭日待發;夏有她的靈動,熱烈,千嬌百媚;秋有她的飽滿,張揚,漸染山河;冬有她的莊重,內斂,耐人尋味。喏,你看這四季,在各自的時令里綻放迥然不同的美麗,同樣讓人歡喜與期待。

          春,是屏著呼吸悄然而至的,你且走進大自然里,萬物都有春的印記。第一縷照在山澗殘冰上裹攜暖意的陽光,從石縫里探出身子東張西望的野艾草,山野之間上了桃花妝的桃紅柳綠,都在告訴我們,春來了。中國人的骨子里自古就涌動著浪漫因子,所以春天之于古人,是葉紹翁筆下那支按捺不住性子從園中探出身形的紅杏,是王安石筆下又綠江南岸的那股春風,是高鼎筆下草長鶯飛之時放學早的兒童趁著東風放起的紙鳶……而于現代人,尋找春天是這個季節能夠忙里偷閑最冠冕堂皇的理由了。

          耐著性子等一場春雨過后,春的氣息更甚。攜三五好友,背著吃食,尋一處人煙鮮少的山野,和大自然來個親密接觸??蔹S了一個冬天的山川在春光的照拂下生出星星點點的綠意,沉寂了一個冬日的雀鳥也因為春日的暖意活躍起來,靈巧地從這棵樹飛去那棵樹,嘰嘰喳喳得仿佛想把攢了一個冬天的話悉數說完。運氣好的話,說不定還能尋著水聲找到一潭清凈的泉水,雖還帶著幾分涼意,但喝上一口,也頓時能讓人有氣爽神清之感。此番出游,如若隨行有愛美的姑娘,一定會抽幾根柳枝,再從路邊采上幾朵顏色各異的花朵,巧手一轉,編一個新奇漂亮的帽子,滿足地戴在頭上,盈盈一笑,仿佛春天的光華都被她帶在發間。

          相比春天的柔和,夏天就鬧騰了許多。一到六月,夏天就迫不及待地帶著各種聲音鋪天蓋地的席卷而來,瞬間吞噬掉春天苦心孤詣營造的清凈感。風聲、雨聲、蟬鳴聲、蟲蛙聲,儼然一首節奏鮮明的交響樂。如果說春天是一幅意境深遠的山水畫,那夏天絕對算得上一幅濃墨重彩的西洋畫。夏天這個離經叛道的畫家恨不得把色盤上所有的顏色全部投注其中,不信,你瞧——清晨,又紅又亮的霞光像一片片熊熊燃燒的火焰,掩映東方的日光。正午時分,烈日照耀下的樹葉精氣神更盛,一樹一樹的綠,漸漸鋪滿長長短短的寬街窄巷。女孩對色彩高超的演繹能力與生俱來,烏黑的長發,雪白的裙角,藍色的襯衫,細碎的花裙,旖旎生姿,搖曳過街頭巷尾,更為多彩的夏日添了幾分亮麗。

          每逢夏日,我的記憶總會不自覺地回到年幼時的夏天,和同伴趁著天氣晴好,在小河里撈魚翻蟹,盡興之后回家就看到外婆晃動著小腳顫顫巍巍地從水井抱出冰到恰好的西瓜,母親笑呵呵地接過,刀起瓜落,那時總疑惑家里的西瓜怎么總有蔥姜蒜的味道。日落時分,顧不得把書包放回家,就跑去村口的榕樹下看老人下棋,雖看不出門道,但每每看到一向沉穩話少的隔壁老李頭在棋盤上為一兵一炮爭得面紅耳赤的樣子,總讓我覺得象棋一定有返老還童的神奇功效,能讓七十歲的老頭變成爭強好勝的孩子。等到夜晚,當是一天最愜意的時候了,一家人坐在門前的槐樹下納涼,爺爺吧唧地抽著老旱煙講著自己年輕時走南闖北的奇文軼事,外婆揮動著舊蒲扇時不時哼著不知名的家鄉小調,皓月當空,漫天流螢,一股風吹過攜著不知名的花香,是我記憶當中最浪漫的時刻。

          秋,是趁著夜色風塵仆仆地趕來的?;蛟S是某個清晨,第一縷陽光投射在綠草地上,星星閃閃的光亮讓人定睛一瞧,才知是霜落。秋天一到,景致變換了一種美法,一陣風過,書上所說的落葉歸根便以一種直觀的方式在眼前演繹,讓人心中略顯寂寥,但那不過一瞬,轉身楓葉的熾熱火紅以及銀杏的澄澈金黃讓人徒生出天高地闊的豁達。但和楓葉相比,我其實更愛漸染金黃的銀杏,百花盡謝,銀杏便開始獨自施展美麗。秋風吹過,一場空前絕后的黃金雨便肅然而下,在恰巧經過的路人心間蕩起層層漣漪。唐代詩人劉禹錫在詩中寫過:“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勝春朝?!被蛟S在劉禹錫看來,之所以秋日勝春朝,便在于秋天是成熟收獲的季節吧!農家人的秋天是寫在臉龐上,藏在院落里的,這時候的鄉下,村落盡空,只聞犬吠聲,反倒是田間地頭熱鬧得好似一年一次的廟會,男男女女的臉上洋溢著同樣的喜悅,年歲較小的孩童學著大人的模樣,動作生硬又可愛,地頭年近半百的老人望著這一派忙碌場面,皺紋隨著嘴角的笑意又深了幾分。金黃的玉米被剝落出來,大堆的玉米棒閃耀在晴空白云下,給秋日又添了幾分色彩。等到秋收之后,田間莊稼割盡,大地的脈絡顯現在天地間,秋山高,秋水涼,秋色漸染山河。

          冬天,是從一場蓄謀已久的大雪開始的。一到十月下旬,溫度便開始下降,風也開始變得凜冽,就連原本規規矩矩的天氣也時不時的陰晴不定,仿佛都在為這場雪的到來做足準備,大自然總能如約而至,卯足了勁來一場聲勢浩蕩的大雪,幾個時辰的功夫就把天地之間變成一片白色。街頭巷尾的小販也在大雪過后開始扯著嗓子吆喝,烤紅薯炒栗子的熱氣在寒冷之中升騰而起,勾引著行人對于美食的貪欲,小孩子們不約而同地站在攤位上對父母一陣軟磨硬泡,如愿拿到自己中意的吃食后顧不得滾燙,狼吞虎咽地一掃而空。而后便呼朋引伴得尋一處空地,打雪仗,堆雪人,滾雪球,常弄得滿頭都是雪,自己反倒成了雪人。

          梁實秋的冬天,是在結了冰地什剎海放肆溜冰;郁達夫的冬天,是在山水溫婉的江南小鎮散步,抑或尋一處青磚白瓦的酒家喝點小酒;而我的冬天,是母親燉下的一碗熱乎羊肉。故鄉在榆林的一個小村落,記憶當中故鄉的雪從來都下得猛烈,一場雪過后,小小的村落靜默的存在于天地之間,這就到了吃羊肉的時候了。母親在我們姐弟三人的催促下不慌不忙地拿出那口燉羊肉的專屬鐵鍋,鍋架在灶臺上,下面用柴火燒著。十幾分鐘后,水開始滾了,一塊塊羊肉和料包在水里翻騰著、打轉,香氣隨著熱氣在屋里散開了。灶臺很高,母親得常常踮著腳,側著身子,從熱氣騰騰的鍋里伸進筷子,夾起煮好的羊肉,放在旁邊的小鍋里進行爆炒,炒好后再一一放進我們的醬醋碟里,那時候鮮少有吃肉的機會,所以總是顧不得燙嘴就往嘴里塞,唯恐自己碗里的肉會被姐姐奪去。后來走南闖北去過很多地方也吃過不少羊肉,但最惦記的還是母親那口鐵鍋燉出來的味道。

          走一趟人間,尋四季!春花秋月,夏蟬冬雪,循環往復,一年又一年。在這四季的詩意中,去愛純粹的善良,去愛醒著的滾燙。有詩意相伴的四季,春夏秋冬,歲月長河,便是好時光。(呂懷寶)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陜西陜煤黃陵礦業有限公司(黃陵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陜西省黃陵縣店頭鎮   郵編:727307 技術支持:黃陵礦業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陜公網安備 61063202000102號   陜ICP備案05006082號-1

          国模吧双双大尺度炮交GOGO_18禁无码3d动漫在线播放_久久综合精品国产二区无码_av―极品视觉盛宴正在播放

              <code id="ii93z"></code>
            1. <center id="ii93z"></center>
                <center id="ii93z"></cen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