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de id="ii93z"></code>
    1. <center id="ii93z"></center>
        <center id="ii93z"></center>
        1. 您的位置: 首頁>橋山擷英>文學天地>正文
          雙龍煤業穆海宏散文——我在崾峴里扔過石頭
          發布時間:2021-06-08 16:09:29 來源: 作者: 點擊:

          社稷村到張家塬村中間隔著一個深崾峴,一條寬約丈余的土路從中而過,如同一根隨時都要斷了的絲線一樣,將兩個村子勉強連在一起,崾峴兩旁如刀削一般的崖壁上寸草不生,裂開大嘴的黃土似乎要將路過的一切吞噬。

          崾峴里有鬼,這是從生活在兩個村里幾代人流傳下來的,傳言說,一到子夜,就會有鬼在崾峴里出沒,鬼叫做迷糊鬼,專門挑那些單獨走夜路的人,會讓人在黑夜里迷失方向時,給人的七竅里塞滿黃土,然后再吸掉他們的血,那些干涸的黃土縫,就是迷糊鬼張開的大嘴,附近的人們無不對崾峴里的迷糊鬼敬畏而又害怕,多少年來,從未聽過有人敢獨自在子夜里從崾峴經過。

          那年秋里,張家塬村里來了說書的,這對于生活在這片黃土地上的人來說,這是一場文化的盛宴,晚飯后,我和村里的幾名少年相約一起,去張家塬的村里聽書,并約定好,一定要在子夜來臨之間趕回家。

          那一夜,說書先生的三弦聲格外迷人,摔板清脆悅耳,說的又是武松景陽岡打虎,夜色越來越深,窯外說書場上也越來越冷,可聽書的人卻熱情不減,大伙兒找了木疙瘩生起篝火,圍著火堆聽得如癡如醉。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身旁的伙伴叫我該走了,我抬起手腕看看不久前才剛買的新電子表,時間明明還早,我就讓他們再等會,聽完這場就走,片刻后,他們又來叫,我順口就說,那你們先走,一會晚上我就住在這村里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等我從書中故事中回過神的時候,聽書的人都已不見,就連說書先生也收拾好東西準備離去,木疙瘩燃燒得只剩下一個拳頭大小的紅火炭,我連忙伸出手腕借著微弱的火光去看電子表,才發現那小小的屏幕上一個字也沒有,周圍漆黑一片,我想起剛才的話,連忙起身摸著黑去村里找那名我曾認識的鰥居老人,當我深一腳淺一腳的摸到他家大門時,叫了半天卻無人應答,在黑暗中,我隱約看到他家大門上貼著一副喪聯,這時我才想起,他在一個月前已經死了,如果活著,他家的大門從不上鎖,專門為那些路過不敢在深夜里過崾峴的人留宿而敞開。

          我得回家,這會可能還沒有到子夜時分,我返回到說書場,從柴火堆里找來一根棍子,用即將要熄滅的火炭將其引著,曾聽人說,什么鬼都是很害怕火,舉著火棍,上坡出了村,黑暗中的灰白土路引著我一步步的朝崾峴下而去,越往下路的灰白色就越模糊不清,停頓了一下腳步,我張嘴大聲胡唱著,如果伙伴們走遠,他們肯定會結伴返回來接我。

          手中火棍的火焰已經熄滅,只剩下指頭大點的火炭在做最后掙扎,走幾步,我就要使勁吹,不然的話,它就會很快熄滅,變成和夜色一樣漆黑的棍子,腳下要用最大的力氣去踩出聲音,震得能夠清楚的聽到自己的心跳聲,地上的黃土被我踩的四處飛揚,撲在我的身上,鉆到鼻子里。

          越接近崾峴最低處,天就越來越黑,我想返回去,可又怕會被人笑話,每走一步,都要朝四方張望,熟悉的土梁和溝壑逐漸被黑暗所籠罩,四周除了我弄出的聲音之外沒有一絲聲響,一步又一步,我感覺到腳下變得平坦起來,只要能夠走過最窄的幾十步,我就不會害怕,因為他們都說,迷糊鬼就住在崾峴最低的地方。我抬起腳,狠狠踩在地上,并大聲地唱,手中的火炭越來越暗,最后變成一股充滿了焦糊的味兒,可我并沒有扔掉它,而是將它攥得更緊。

          就當走到崾峴正中央的時候,我突然聽到周圍的土崖發出奇怪的聲音,吱呀作響,像極了餓久了的野獸正在要張開血盆大嘴一樣,聲音由小變大,越來越密集,最后轟隆一聲后戛然而止,四周響起了風吼的聲音,從溝底快速襲來,鉆到我的褲腿下,瞬間就將我卷進了風里,我連忙閉上眼睛,想起了村里來過的神漢曾念過的咒語,雖然并不知道念的使什么,但那個調調卻像極了信天游,額頭上全是密集的汗水,順著脖頸打濕了后背,我使勁的唱著神漢唱過的調調,眼前依舊是漆黑一片,腳下的路早已經消失不見,但我知道,我不能在轉身,只能朝前走,狠狠的吐了一口唾沫后,我抬起腳,狠狠的踩在黃土上,背后有一股子冷風一直跟著我,將后背汗水變成了冰,壓的我喘不過氣,劇烈的心跳讓我的頭有些發暈,可我并沒有停下,而是繼續抬起腳,狠狠朝地下踩去,一個拳頭大小的東西硌在腳底,我一頭撲倒在黃土里,鼻子眼睛和嘴里瞬間塞滿了黃土,我連忙抓起那塊石頭,狠狠的超前砸去,并大聲用最惡毒的語言來咒罵,但仍舊有黃土從頭頂落下,我又摸到一塊石頭,繼續朝黑暗中砸去,可黃土并沒有停止下來,我費力站起來,黑暗中卻找不到前后,繼續撿著石頭,一個接一個的朝黑暗中砸去,咒罵聲愈發的惡毒。

          我摸到那根掉在地上的木棍,如同一個盲人一般用它在前面探路和尋找石塊,不停地去砸,去叫罵,我不知道到底自己有沒有前行一步,扔石塊的力氣越來越小,眼前的黑暗似乎也在轉動起來,我緊緊地拄著木棍,一寸一寸地繼續挪行。

          一聲由遠至近的轟隆聲再次響起,瞬間所有黃土如雨一般的劈頭而下,鉆進我的衣襟里,落到我的頭發里,我想繼續大聲咒罵,可一張嘴,卻被灌了一嘴的黃土,只好緊抿著嘴,撩起衣襟捂住鼻子小心呼吸。黃土依然在落,我不能讓它們將我掩埋,捂著鼻子的手指觸碰到了嘴唇,我又想起有人說過,萬一遇見迷糊鬼就咬破嘴唇,朝四方灑血,來不及多想,我將食指伸到嘴里,牙齒慢慢鉆進皮肉,一股腥咸的味道在口腔中彌漫開來,我抽出手指朝黑暗中揚去,但并沒有讓黃土停止下來,我繼續咬第二根、第三根手指,鉆心的疼痛中,我做到,自己還沒有被迷糊鬼迷倒。

          黃土突然停止落下,我稍微喘口氣,可還在崾峴中間站著,必須朝前走,就在我無法分辨前后時。一道亮光突然在頭頂閃過,將黑暗撕開一道巨大的口子,緊接著,一聲炸雷從黑暗中響起,我感覺到,天要幫我來趕走迷糊鬼了,緊接著,一道又一道的閃電不斷地撕裂著天空,從那一瞬間的閃電中我看到了熟悉的土塬和溝壑,回家的路就在前面,每當閃過一道閃電,就邁出一步,慢慢地,腳下的路開始上坡,我已經走過最黑暗的崾峴了,擺脫了迷糊鬼的糾纏。

          閃電不斷地為我照亮前面的路,雷聲掩蓋住了黃土崖的怪叫聲,當我爬上那段坡后,密集的雨點從天而降,沖掉我一身的黃土,眼前的路,我不再害怕,坐在雨里哈哈大笑,咕咚咕咚喝了一肚子冰涼的雨水后起身,一步一步朝家而去,當走到大門口的時候,閃電、雨聲和雷聲戛然而止,我聽到,院里雞圈的公雞正在引頸打鳴。

          友情鏈接:

          版權所有:陜西陜煤黃陵礦業有限公司(黃陵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
          地址:陜西省黃陵縣店頭鎮   郵編:727307 技術支持:黃陵礦業信息中心
          Copyright(C) 2011 Huangling Mining Group   E-mail:txzx@hlkyjt.com.cn

          陜公網安備 61063202000102號   陜ICP備案05006082號-1

          国模吧双双大尺度炮交GOGO_18禁无码3d动漫在线播放_久久综合精品国产二区无码_av―极品视觉盛宴正在播放

              <code id="ii93z"></code>
            1. <center id="ii93z"></center>
                <center id="ii93z"></center>